秦意番外 初见

陌上香坊-版权所有 请支持作者的辛苦创作,支持原创。 - www。MSXF。net

  看正版言情小说,来陌上香坊小说网(www.msxf.net)

  秦意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风风火火地约出了江愈白,不是在游戏,而是在某个不起眼的咖啡馆包厢。

  对于某人鬼鬼祟祟的行为江愈白表示十分疑惑,挑了挑眉,锐利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——

  秦意瘪了瘪嘴,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开口:“我怀孕了。”

  “什么?!”江愈白正慢悠悠地窝在沙发里,听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,差点没从沙发上摔下来。

  她缓了缓气息,放下手中的电脑,难得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家基友:“你说,你怀孕了?我没听错吧……”

  秦意点了点头,抓了抓头发显得异常苦闷:“今天刚去医院检查,一不小心就……中了。”

  江愈白突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,这消息来的也太过突然了,怎么一下子秦意就升级当妈了,这二货大学还没毕业好么?!再说她自己还得要别人来照顾,想想都不可思议。

  江愈白定了定神,恢复了往日淡定的表情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,孩子是顾言的?他知道了?”

  顾言也就是游戏中的小楼听雨,算起来他跟秦意在一起也有两年多了,的确不算短了。

  “不是他还能是谁。”秦意叹了口气,语气中透出几分焦躁,“他还不知道,我偷偷去医院的。”

  江愈白默了,对于自家基友的智商和情商实在是颇为无奈:“看你这样子,难不成还不想要这孩子?虽然一手拿毕业证书一手抱孩子比较少见,不过也不至于……”

  秦意皱了皱眉,略偏了头道:“也不是不要。只是这事情万一被我爸妈知道,那我十有八九就会在一周内进入婚姻的坟墓了……”

  “真是想想就不爽啊,”一想到最后的结果,秦意就异常哀怨,片刻后愤愤地哼了声,“都是顾言那个魂淡!!!我一定饶不了他!”

  看着某人抓狂的模样,江愈白黑线,安抚道:“先跟他商量下再说,你爸妈那里……也不一定会那么快就逼你结婚。”

  她的语气透着十二分的不确定,毕竟秦意她妈从两年前开始就嚷着要孙子了,每隔几天就打个电话来,倒是让秦意颇为头疼。

  不过,这下算是一语成谶,对于秦意那货来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。

  “也是,我先发个短信给他再说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秦意舒了口气,发完了消息,心情也稍微畅快了些。

  “说起来,我头一回见到顾言其实不是在暗夜丛林……”

  “恩?”江愈白挑了挑眉,语气中透着几分惊讶,“那时候刚公测没多久吧?”

  她明明记得,上一世秦意在游戏里跟顾言,没怎么见过面啊,而且也从没听说过他们之前就认识……

  秦意默默扭过头,露出一副不堪回首的模样:“这件事实在是无力吐槽!我还是当时再见到顾言的时候才知道的。”

 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她撇了撇嘴角:“你记不记得,当初高中毕业的时候吃完饭,我们在KTV通宵?”

  江愈白点了点头,虽然时间隔得久了,但毕业聚餐这种大事,她多多少少还记得点。

  “当时我懒得去……,不过那时候应该班上不少人去了吧?”

  “没去的就两个人好么?!!!”秦意眼角抽搐,无语到了极点,“另一个人还是因为胃痛,不得已才没去。你倒好,直接半路逃跑。”

  江愈白轻咳了两声,摆出一副严肃脸:“你也知道的,我这么正直的人,向来对这种活动没兴趣。”

  “哼!反正你就是抛下我先走了,”秦意哼哼了两声,仇大苦深地望着她,“要不然后来也不会发生那种事……”

  江愈白眼皮一跳,心底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:“莫非,你刚好是在那天碰见顾言?然后发生了什么——不得了的事情?”

  “哪有!”看着某人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,秦意立即炸毛了,不过脸上却莫名有些发烫,“绝对,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!!!”

  她淡淡地瞥了眼某只正在咆哮的二货,气定神闲道:“生气对胎儿不好哦。”

  “才两周真的能有影响?!!!”秦意顿时一阵胸闷,只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无力得很,“我只是进错了洗手间好么?又不是进错了房间……”

  “什么!”

  江愈白刚喝了口水,听秦意这么说差点没忍住喷出来。

  “咳咳,你进了男洗手间?还恰好看见了顾言?!!!”饶是江愈白这么素来淡定的人,也觉得极度不可思议,幽幽地盯着自家基友看,“这比进错房间更可怕好么。”

  “……所以说啊,往事不堪回首。”秦意叹了口气,满脸哀怨。

  她真的不是故意进男厕所的!还不是因为当时被灌得太多才……

  毕业那天大家当然都玩疯了,吃晚饭就直接去了KTV通宵,向来在班上混的如鱼得水秦意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不过她比较惨,嗨的要死的结果就是烂醉如泥……

  其实大家喝的都是果酒,度数也没多少,只可惜秦意这货一兴奋起来谁都拦不住,于是可想而知。

  当她夺门而出一路横冲直撞跑到洗手间前时,脑袋里已经是晕乎乎的了,手忙脚乱得根本看不清什么,再加上涌上喉咙口的呕吐感让她瞬间丧失了判断力,直接一脚踹开了某扇门……

  里面站着的,是呆若木鸡的顾言。

  当然秦意其实什么都没看到,她哪还有心思去东张西望,而且顾言也是正准备往门口走。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,这也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,最多会尴尬下而已。

  只是,进错洗手间的秦意,已经完全没办法忍住那从胃里翻涌上来的恶心感,强烈到她实在是无能为力了。

  于是下一秒,在顾言惊恐万分的目光之中,秦意晃晃悠悠地靠在了他身上,吐出来的酒带着浓烈的气息,几乎满满地沾了他一身——

  幸亏秦意晚上吃饭的时候光顾着扯淡,没来得及吃多少,不然呕吐出来的东西就不会那么简单了……

  只是可怜顾言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被莫名其妙地吐了一身,呛鼻至极的异味混着秦意身上的酒味,顿时让他一阵眩晕,连晚饭都想吐出来了。

  向来淡定的顾言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,满身难闻的呕吐物让有严重洁癖的他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,恨不得立刻脱下衣服回家洗澡。

  或者说,要不是就穿了一件T恤,他就已经脱了。

  怎么会这样!!!

  这实在是……太恶心了!

  顾言整个人都有些犯晕,片刻后捂住鼻子,嫌恶地撇过头去,用力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一点也不想看见仍旧抱着他不放手的秦意。

  努力缓下焦虑的心情,他强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,小心翼翼地挪开趴在自己身上的秦意,然后立即冲向洗手池。

  冰凉的水让顾言稍微清醒了些,皱了皱眉头——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,不仅在洗手间碰到个醉鬼,还被对方吐了一身。

  真是憋屈!

  不过也幸亏如此,那群魂淡大概能放他走了……想到那堆没人性的损友,顾言头痛地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他刚刚可是被他们鬼哭狼嚎的歌声吓得不轻,一个个喝醉了都嚷着要飙高音,他这个旁观的人简直欲哭无泪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背后的秦意迷迷糊糊地靠着墙,头发乱七八糟地堆着,但勉强能看出个样子。白皙的脸上泛着胭脂般的红晕,漂亮的眼眸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没有半点焦距。

  似乎长得还不差。

  顾言扯了扯嘴角,不过他对醉鬼是不会有什么好印象的,自然也不会闲到再去帮她。

  只是,事实证明他今天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样。

  看着再度晃晃悠悠倒在他身上的秦意,顾言脸上一僵,继而眉头紧蹙,有点不知道该不该推开她。

  但是就这样任这个女人倒在男洗手间,总觉得有点良心不安……毕竟厕所实在不是个好地方。

  半晌,顾言默默地叹了口气,认命地拖着她往外走,把她送回包厢就当是行善积德了。

  “包厢号?”他有些别扭地扶着秦意走出洗手间,语气淡薄,透着几分难以察觉的不耐和窘迫。

  “……”几乎不省人事的某人没有半点反应,被酒精熏的微红的脸上流露出些许迷惘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“啊?”

  顾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近距离传来的酒气让他很是难受,却不得不再次一字一顿道:“你的包厢,在哪。”

  “包厢啊?”秦意“唔”了半晌,呆愣愣地偏过头看他,清黑的眸子半眯着,仍然没有清醒过来,“好像是……19号?”

  她的嗓音低低软软,不紧不慢却有些虚浮,竟然让顾言觉得莫名的舒服。

  突然之间对上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,他愣了下,轻咳了声,装作不经意地地别过头。

  “恩……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片刻后,他低低地出声,只觉得脸上莫名有些发烫。

  秦意垂着脑袋,整个人半靠在他身上,半梦半醒之中似乎是听到了什么,却不真切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所以,这就是你们第一次见面发生的全部事情?”江愈白眯着眼,望向自家基友的眼神颇有些不相信。

  秦意撇了撇嘴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当时根本就不记得多少,这还是后来碰到顾言时候他提到的,不然我估计一辈子都不会记起来了。”

  江愈白略偏了头靠在沙发上,犹自挑起了唇角:“还真是挺巧。”

  “对了,难道你没有发现——”她的眼底噙着淡淡的笑意,夹杂着几分看好戏的意味,“顾言从刚才开始就站在你背后么?”

  “咳咳!”秦意仿佛被雷劈了一样,不敢置信地呆在原地,“什么?他怎么可能来的那么……”

 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,她就已经被顾言拉出了沙发。

  “跟我回家。”

  脸色阴沉的某人隐隐有发火的趋势,语气中透着命令的意味,乌黑的双眸令人捉摸不透。秦意缩了缩脑袋,郁闷的脸皱成了一团包子,却识时务地闭上了嘴。

  好吧,是时候面对即将来临的各种麻烦了。

  【全文完】

陌上香坊版权所有 谢绝转载,盗版可耻 - www。msxf。net

陌上香坊|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- www.msxf.net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
阅读设置